艾亚

Bei Bu~

后背重重地撞到冷硬粗糙的墙面上,发出一声闷响。后脑勺传来的晕眩几乎让尤里站不住脚。

米哈伊尔的脸在视野中模糊了。

令人联想到冰雪的浅色眼睛,呼唤他名字时脸上柔和的笑意却如同西伯利亚草原上拂过的春风…

而现在不是了。面前的米沙拥有着的是只属于吸血鬼的赤红双眼以及暴虐狰狞的神情,手下用野蛮的力气禁锢着他的双肩,把他牢牢抵在墙上。

他不是哥哥…尤里昏沉地想。但他又确实是哥哥。

而下一秒他的注意力全部被右肩传来的锐痛吸引。他无法控制地轻声闷哼,疼痛迫使他从方才后脑撞到墙上的晕眩中清醒过来。

米哈伊尔手中的匕首刺进了尤里的肩胛,他一拧手腕转动刀柄,尤里的右肩顿时血肉模糊。

年少的天狼尚且无法紧咬牙关一声不吭地承受下仿佛肋骨被生生绞断的剧痛,疼得呻吟出声,额角渗出细密的冷汗。

好疼!

生理泪水充盈了他的双眼,那看起来像是两块生动的蓝宝石。纤长的眼睫也因被眼泪沾湿而闪着光,显得少年痛苦与错谔交织的脸更加可怜。

哥哥,拜托。

清醒一点。

米哈伊尔的神智似乎被弟弟的眼泪唤醒了一般。
眼底的血色逐渐褪去,紧握住尤里肩膀的手也缓慢的地松开来。他的目光从自己伸出的左臂延伸到手中握着的匕首,最后落在尤里被血色浸染的右肩。

意识到自己刚才怎样粗暴地伤害了弟弟,米哈伊尔几乎要被溢出来的自责与心疼淹没。

他小心地以一种不会再给弟弟带来剧烈疼痛的力道收回了匕首。

看到哥哥恢复了理智,尤里感到巨大的庆幸与欣喜。但之前蓄在眼眶里的泪这时却不受他控制地滑落,从两颊淌下,看得米哈伊尔仿佛心都要揪起来。

“…没关系的,”

尤里用泪水衬托下的动人神情对他说道,

“欢迎回来,哥哥。”

end

————————————————————————



十一集的墙咚地咚令人心动!!好甜甜喔!!!
尤里的眼泪让我好兴奋(ಥ_ಥ)